您现在的位置: 广州热线 > 猎奇美图 > 正文

“破疫生长”:广东种子的“两难”在纾解

来源:广州热线综合

时间:2020-03-05 15:07
“破疫生长”:广东种子的“两难”在纾解

  3月5日凌晨,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的蔬菜瓜果,被一辆辆排着队的大卡车,送进广州市江南果蔬批发市场。随后,大小货车、面包车开始接力,将蔬菜装载上车。随着车流从市场中心蔓延散开,这些蔬菜瓜果流向全省大小市场摊贩,摆上千家万户的餐桌。
  一盘盘丰盛肥硕的蔬果,源于一颗颗微小的种子。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种子发芽生长的好时节,不巧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受疫情影响,广东省交通量和人流量下降明显,种子也遭遇“流动”难和“落地”难。作为“种子”大省,广东遭遇的“两难”,直接影响本省乃至全国其他地方的春耕用种。
  问题:物流受阻,种子运输难
  现状:全国物流基本通了

3月3日,老马(右)在搬运种子。
  3月3日,76岁的老马起了个大早,他戴起口罩匆匆忙忙赶回种子公司,开始盘点种子存货,安排种子出货。看着货车远去的身影,老马用衣袖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眼里满是笑容。他知道,这批种子会在省内外各大种植场生根发芽。
  受疫情影响,许多物流公司推迟复工,这给种子运输带来不小的困难。前不久,老马还闷在家里,为种子运输难而发愁。
  老马是广州番禺人,在本地从事非主要农作物种子经营已经有30年。往年春节过后,他每天都是成百上千斤地往外发种子,但今年的销售情况却有些惨淡:从正月初七以来 ,出货量比往年至少下降九成。
  据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统计,今年广东全省可供杂交水稻用种超700万公斤、甜、糯玉米种子超80万公斤、蔬菜种子超300万公斤,可以满足春耕用种需求。种子储备是充足的,但难就难在种子的运输。
  “受疫情影响,很多地方都封路了。要把种子运到长江以北的地方,只能通过顺丰发空运。”老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种子运输主要靠物流公司走陆运,以广东到宁夏为例,大概五天能到, 运输成本1块钱一斤。顺丰快递虽然一天能到,但每斤的运费是8块钱。“太贵了,超出菜农的承受范围,难以大规模向客户发货。”
  老马半个多月前寄了一批货去云南,每箱运费是80元。种子运到后,客户却表示,每箱最多只能付50元运费,否则货就不要了。“没办法,超出的30元运费只能我自己垫钱。”老马对此很无奈。
  被“运输问题”难倒的,除了经销商,还有种植户。家在韶关的茹姐,这几天刚刚补充一批蔬菜种子,也直呼运费花不起。“最近单是种子的运输费就花了我两千块。运费这么贵,这批蔬菜能不能挣钱,我心里都没谱。”
  同样,远在宁夏的广东蔬菜种植户刘先生表示,因为高昂的运输成本,不敢订种子。“我在宁夏基地的种子都要用一万多斤,种子运输费就十几万,这种亏本生意怎么可能做?”
  “亏本的生意肯定没人愿意做。”广州农科院研究员徐勋志表示,由于种子运输主要依赖公路物流。受疫情影响,前段时间许多物流园区都没复工,种子运输肯定会遇到困难。“只有高质、少量、价格高的蔬菜、瓜豆、茄果等农作物种子,农户才能接受高昂的快递费。”
  为打通种子运输生命线,保障春耕生产正常,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一方面联合省交通运输厅、公安厅,对存在擅自设卡、阻断道路、拦截农业生产资料的违法违规问题立即予以纠正,另一方面创新工作机制,简化手续,为种子通畅运输创造必要的便利条件。
  某物流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广东省的物流运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除了湖北省外,全国物流基本上都通了,但运输还是要过关卡,时间上稍微久一点。”在价格方面,他表示从广州运种子到宁夏,需要4到5天,收费为2.5元一公斤,价格稍稍高于老马提到的2元一公斤。“现在是疫情时期,没办法,是得贵一点。”
  也有物流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运输基本不受影响,广州至银川的物流运输价格为1.5元一公斤,耗时4天。两家物流公司除了价格有差异外,耗时方面相差无几。
  徐勋志也表示,现在物流园区正在逐步复苏,除了部分省份中的部分网点未通畅外,物流也逐渐正常化,这对种子的运输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问题:缺劳动力,种子落地难
  现状:种植基地复工接近90%

3月4日,位于韶关始兴县的茹姐菜场已展开春耕备耕工作。 受访者供图
  3月4日,韶关市始兴县美青农业种植园内,成片成片绿油油的菜心正“破疫生长”。它们一排挨着一排,挺直着身躯,为将来的丰收努力吸收阳光和养分。
  不远处,种植工人们正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头上戴着斗笠,卷着裤腿,有的在摘菜,有的在打包装。
  这个大型蔬菜种植场一直是茹姐的骄傲。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她把一家普通蔬菜种植场发展为占地2000多亩的“蔬菜大本营”。
  “现在菜场人手不够啊,很多菜都开花了,都没人摘,只能送人,不送人的话就要找人来把菜拉走,还得另外支付工钱。”茹姐介绍,她的菜场在正常情况下,有200多名种植工人在劳作。其中外来务工人员160~170人,本地农民100人左右。
  春节前,外来种植工人大部分都回老家过年,种植园内大概还剩下70名外来种植工。“菜场种植比较依赖外来工人,他们种植经验更加丰富。”茹姐说。
  无独有偶,劳动力短缺,同样发生在广东绿丰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该企业位于惠东县白花镇樟山村何屋,是一家专门种植蔬菜的县级农业龙头企业。疫情发生后,企业同样因为外聘工人回广西、贵州过年,无法按时返回复工造成企业劳动力严重短缺。人手不足甚至使这个年产量近3500吨的企业一度陷入困境。

上一篇:广东所有入境旅客纳入疫情防控管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广州热线"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广州热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读者热线:0755-83532025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热线招聘 - 商务合作 - 广州热线合作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广州热线 SZONLINE.NET ©1997-2016 运营维护:深圳市都市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粤B2-20080137 网站备案:粤ICP备1603903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