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广州新闻 > 白云 > 正文

抑郁症患者称被骗住院,广州白云官方回应

来源:广州热线综合

时间:2018-04-19 08:54
抑郁症患者称被骗住院,广州白云官方回应

回忆起去年底“非自愿”在广州白云心理医院住院的3天,李丽(化名)显得仍然气愤。
她认为,自己被信任的人欺骗,“‘被’精神病并被限制人身自由”。和她一起前往医院的“朋友”在她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了《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随后医院强行将她收治入院,并予以药物治疗。
陪同李丽前往医院的朋友之一滕某,是李丽提出要住院治疗,并称不能通知其家人,自己才和另一人薛某送她到医院,并为其办理了住院手续。《知情同意书》当时由薛某签署。
滕某表示,“签字时并没注意那么多,医院拿出很多表格文件说是例行签字,我们都没怎么看就签了”。
2018年3月,李丽向广州市白云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举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涉嫌非法强制医疗等问题。
4月13日,经办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一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针对李丽举报的调查基本结束,相关文字材料已汇总上报白云区卫计局等待审批。
据该王姓工作人员介绍,可以确定的是,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明知在李丽的《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的人为朋友身份还将其收治入院,行为存在瑕疵。该案另一经办人李姓工作人员称,根据《精神卫生法》,非自愿住院治疗的提请主体应为患者近亲属、单位或公安机关。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王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精神卫生法》中并没有针对“知情同意”不当行为的相应处罚依据,目前只能责令该院整改,“已下发两份整改意见”。
纠纷远不止于此。李丽指出,院方还存在病历造假、入院诊断不规范、违规使用药物治疗等问题。
广州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的调查尚未对这些说法做出事实认定,此案经办人王姓、李姓工作人员均表示,由于事发时间较远,取证困难,医院监控已被覆盖,目前在尝试数据修复。
患者、医院、陪同人的各执一词,时间久、取证难更让事实显得迷雾重重。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有瑕疵”的入院程序
患者是否自愿住院治疗、院方收治入院程序是否合法是此案的焦点。
入院当天的情形,李丽和陪同人滕某叙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2017年12月25日,是李丽和陪同人滕某提前约好的去医院的时间,同行的还有另一陪护人、滕某单位的同事薛某。一行三人开车到达医院。
李丽坚称,自己以为是去医院检查身体,并不知道要住院,并表示陪同人办住院手续时她并不知情,“是被信任的人欺骗了”。她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份盖有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公章的《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
上述知情同意书显示,签名人薛某,关系栏写明为“朋友”。
另一陪同人滕某完全否认了李丽对要住院不知情的说法,他对澎湃新闻表示,李丽在到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治疗前,曾在其他医院检查出重度抑郁、中度焦虑,并主动提出要求住院。于是12月25日当天,自己和薛某一起陪她一起去医院,“住院手续也是我们负责办的,她还提出要住单间,最后也同意了”。
对于《知情同意书》,滕某称,这只是住院手续医院要求签字的文件、表格中的一份,“当时医院说是例行签字,我们也没怎么看,以为是走个过场,就都签了”。他表示,要是注意到文件写着非自愿肯定会察觉不对,“她是自愿的”。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入院记录写到,“因流产后引起眠差、心情差,自杀未遂1个月余……患者不停到男友单位状告男友,经与男友单位领导协商后,于2017年12月25日在男友同事的陪同下来院就诊,门诊拟‘抑郁状态’收入……”
当天中午,李丽住进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心理一病区“9床”,所在病房只她一人使用。病房窗户有着钢筋防护网,向外能看到一楼院内的绿色植物,更远处有数米高的铁质围栏和电网。
“从一开始我就强烈要求出院”,李丽称,入院之初,护士就收走了她的手机,她以为是要去做检查才暂时收走,没料到之后无法拿回。陪同人滕某则表示,这是院方一开始就提出的要求,也告知了李丽,并得到同意,“医生说怕她与外面联系,为了配合治疗要控制她不用手机”。
关于李丽的入院过程,院方也有不同的说法,参与调查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王姓工作人员表示,“院方说,患者最初在门诊时都是自愿配合的,但到要入院时就不愿意了,患者又一直拒绝提供家属联系方式,考虑到她有过绝食、自杀的行为,担心她状态差,最后由朋友签字”。该案另一经办人李姓工作人员也称,院方主张当时“情况紧急”。
官方的介入,始于2018年3月,李丽向广州市白云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举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涉嫌非法强制医疗等问题。
4月2日,广州市白云区卫生计生局综合监督科周姓科员表示,已收到前述举报,该案于3月23日转交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调查。
4月13日,经办此事的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王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调查结果只能确定一个事实,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明知《非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的签字人为“朋友”身份还将患者收治入院,“这一行为存在瑕疵”。


存疑的诊断治疗过程
医院在收治患者时诊断评估过程、入院治疗中用药及方案是否科学、完善,这是李丽提出的另一质疑。
在被护士安排入病房休息前,李丽称,进入医院后,自己只量了血压、体重,“到下午差不多三点,我后来的管床医生林灿雄才出现,我们才第一次进行谈话”。
据李丽回忆,医生只简单问了她的家庭、工作情况,为了评判其语言表达能力。而从住院到出院的三天时间内,自己未被详细问诊,只接受了血、尿、大便三常规检查,从未做过心理测评,也只见到过林灿雄医生,未见过另两位在入院记录上签字的主治医生和主任医生。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出入院记录显示,入院记录中对李丽的个人信息、现病史、既往史、体格检查、神经系统检查、精神检查等情况均有详细记录。但她否认院方对其进行了体格、精神检查,并称“院方编造,病历造假”。

上一篇:广州二手烟问题严重吗?是不是等于自杀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广州热线"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广州热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读者热线:0755-83532025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热线招聘 - 商务合作 - 广州热线合作QQ:262408603
广州热线 SZONLINE.NET ©1997-2016 运营维护:深圳市都市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粤B2-20080137 网站备案:粤ICP备16039037号-1